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复空纪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返场

第五百六十四章 返场

        道主开始卖弄。

        “哎?什么忘啊忘啊?你到底是‘鱼’,还是‘道主’?难道,你是要我先去找到‘术主’,然后,就能找到你?咋这么费劲啊!?”

        无出十分不解,继续问道。

        “还说我呢,你看看你自己啊!你连你自己的手、脚、身体都看不见,还要找到我!难道我就一定能让你看得见,才算在你身边吗?”

        道主的回答,听上去,很有几分道理啊!

        “啊?咱们,都是‘空’的?”

        “是!‘空’就是‘在’;‘无’就是‘有’。你好好想想吧!”

        道主的回答,显得高深莫测,让人反驳起来,都无处用力。

        “好,我脑袋空,身体空,哪哪都空。你满意啦?”

        无出的这次提问,却没有再得到道主的回应。

        “嗯,肯定‘忙着去投胎’呢!”

        无出的话,有几分道理。

        辛吾于“聪儿”的一世,正在被娩出。

        这一版的道主,为宋国第一次大规模的狂犬病所困:没有危难,圣人不出。

        这位未曾谋面的“母亲”,也不幸被狗交,得上了狂犬病,连乳汁都没来及泌出,就在极度惊惧、恐水、怕声、怕光中,狂躁而亡。

        而可怜的道主,就直接带病娩出,先天失聪。

        幸亏被人及时抱走。

        几天后,他就来到了宋大夫向戌外室房中,同样因为狂犬病而失去幼子的妈妈的胸前,两人,都重新拥有了,本应属于自己的此世亲子幸福。

        早在宿舍里,辛吾和王里就讨论过,为什么,全世界最聪明、最智慧的人,全都集中出现在了春秋那段时期,如果能穿越,他一定要首选那个时代,要亲眼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突然间“同时醒了”。

        而作为文子的这一世历练,就从这次“投胎”开始。

        一路成长,与哥哥向郑一起行完“冠礼”之后,四乡拜访,走到了王丹的府中,这才听说了王丹的一路讲述。

        羊斟作为他的儿子,即使他知道斟儿并非他亲生,也是给予了他如亲生父亲一般的如山父爱,却没想到,他的怂恿意见,最后害了他;而次子王昶,更是在最好的兄弟柤离子因病离世之前,向他忏悔,才知道也并非他的骨肉;唯一的亲生骨肉,卫灵公,却是他永远不可能有资格认得回来的儿子。

        也难怪,一谈到“子嗣”,无异于在他老人家心上扎刀。

        而这么多年以来,亲人、朋友们渐渐离世的离世,远走的远走。

        幸亏向戌答应收留他的承诺没有食言。

        也就是这样,虽然这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居住,却是处处都留有旧日的荣光。

        与鸾、翟为伴,花草为友,美食为乡,倒也是活得逍遥自在。

        如果说,唯一的念响,就是同他一样长寿的浑夕了。

        浑夕的妻子,也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后来他们也是自立门户,搬去了卫国居住。与王丹的联系,也就只能信托信件往来,而亲见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但老哥俩还是商议过,每年的重阳节,能见,还是见一见。

        “看来,吾父于您兄弟之交情,还算笃深!吾二人拜师之事,请亦莫推辞!”

        向郑觉得他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想拉着向重赶紧离开,去大宴上行礼敬酒去。

        “但若可以,老夫亦不敢推辞。两位公子请便!”

        王丹起身揖礼,算是半答应了下来。

        “改日,改日吾哋必再来拜访!请您保重啊!恕吾失礼,先行一步了,再会!”

        向重意犹未尽,故事也没有听完,但的确再晚回去,是会更大的失礼了,就赶紧施礼拜别了。

        两人再回到主宴场上,果然是有些太迟了。

        作为今天这场在“宗祠”举行的“冠礼大事”,两位公子,却丢下这么一大堆的宾客,拜访众亲,花去了这么大段的时间,大多数桌上的酒菜,都已近吃完、喝净,这可难为了后厨,又赶紧加菜,好再留多一会儿大家,等两位公子回来,逐桌敬酒后,方能散席。

        这套规矩,可是一点也不能马虎的。

        赵成哥哥,为了弥补这场面上的“失礼”,想尽了办法,他主动一桌一桌地敬酒,楞是凭着超人的酒量,把大家伙儿都挽留住了,这场盛席,还一直没散。

        可是,向戌的脸,早都快挂不住了。

        毕竟,外人不明说,不见得这桌下、杯下不说,如此失礼,传出去,会说他家教不严,待客不周,尤其是席上有一些德高望重的,他们的时间,可是贵重如黄金一般,怎么能被这样白白地浪费掉这么多时间呢?

        “父亲大人!都系吾之错,未将弟弟带好,在此领罚!”

        向郑第一个给父亲施礼认错;向重也跟着一起拜,说道:

        “莫怪阿哥,系吾,贪听人讲故事,听之甚迷,故耽误多时间,吾也请罚!”

        “人,宾个讲嘢,可以令到你哋,迷而忘返?”

        向戌脸上挂着黑线,问道。

        “系,一位叫王丹嘅高人。佢讲哋嘢,好好听啊!”

        向重回答道。

        “不止不止,佢之身手,亦好好犀利啊!吾都愿拜佢为师!”

        向郑提起他的“心头所好”,抬头笑着给向向戌补充道。

        “王丹啊!吾知。你哋兄弟二人,若学人若佢,只怕要误着终身。也罢,改日,吾亦应该去眙一下佢啦!好,今日之事,且不怪你哋两个了。快去俾各位亲伯赔罪敬酒吧!”

        向戌对王丹的了解,自然不用他俩再描述,也就愿意了两个好奇的孩子。

        毕竟,他所经历的这一段,足够讲上三天三夜,也不会重复的。怎么可能生厌呢?

        向郑、向重挨着桌子,一张一张去巡,而张成看到这两位“正主”回来了,更是高兴的过去,拍着两人的肩膀,就拉了过来,冲着他俩说道:

        “今日乃你兄弟二人重大之日,吾替你哋高兴!来,好好喝!做一个汉子!”

        “多谢阿成哥哥相助!”

        wap.

        /130/130844/30531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