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 - 都市小说 - 惊!偏执前夫他也重生了在线阅读 - 第93章 我在哪?你们是什么人?

第93章 我在哪?你们是什么人?

        夜熵离开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擦干,便听到有人按门铃。

        他以为老大有事找他,二话不说便打开房门。一道柔软的身影倾刻扑到他紧围着浴巾的身体。

        反手将门推上还上了锁。

        “出去!”当看清来人是梵小希时,夜熵脸色沉得发黑。

        “小哥哥,奴家中药了!”

        夜熵不悦地皱起眉头。

        这女人还真是不害臊到了极点,居然还给自己下了药。

        他毫无怜悯之心,一把打开门,将她推了出去。

        “爱找谁找谁去,你熵爷不是你能肖想之人!”

        说完话直接“呯”的一声果断关上门。

        原本假装中药的梵小希愣在了原地,受挫严重。

        没想到自己中了药,他还能见死不救,心太狠了!

        “夜熵,你混蛋!”

        骂了他后便跑回自己房间。

        其实她没有中药,只是用热毛巾烫了烫脸而已。

        贴在门外听着动静的夜熵,确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想后,松了一口气。

        “就知道这女人耍混。”

        第二天。

        梵小希找到蓝雅儿,将昨晚失败的经验告诉了她。

        惹得蓝雅儿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我说,他真的将你推出门不为所动?”

        “是啊,你说气不气,我昨晚为了方便还真空出现,只穿了一件睡衣呢,浪费了我一腔热情。”

        看着她脸上气恼的表情,就知道确实被气得够呛,

        试想一个女孩能为了一个男孩做到这种地步,该有多喜欢对方呀。

        “莫非他不喜欢女生?”

        突然有了这个想法,吓得她鸡皮疙瘩冒个不停。

        “不会吧,我昨天还看到他在偷看你,眼神不太清白呢。”

        只能怪梵小希穿得太性感,一路上她的身材就是目光的焦点,夜熵也不知道为何,当时看了一眼她的胸,眼睛似乎要冒出火花,如果说他不在意,那特么是自欺欺人好吗?

        “真的?”

        “不过,你还是不要以衣着暴露吸引他的目光,我觉得会适得其反。”

        “真的?”

        “是。”

        “那好,我回房间换身衣服。”

        说着,便冲回房间。

        偌大的咖啡厅,就只剩下蓝雅儿一个人在喝着咖啡。

        这个点还真奇怪,早上没人喝咖啡的吗?

        夜熵一大早就出门,卫衡也千叮万嘱后才出门。

        她很乖,只来到酒店楼下的咖啡厅,并不打算出去。

        可是即使是这样,麻烦还是找上了门。

        “你就是蓝雅儿?”

        一道陌生又尖锐的嗓音骤然响起。

        蓝雅儿蓦然回首。

        竟是一名年纪与她相仿的女生,长相是具有攻击性的美艳,微微勾唇嘴角竟有小酒窝,莫名刺眼。

        蓝雅儿心中猛然一颤。

        来者不善。

        “正是,我不记得我认识你。”

        “哼,你不认识我,我倒是清楚你的一切。”

        身孩身后跟着两名威武雄壮的保镖。

        其中一名为她拉开了椅子,傲慢的她才缓缓坐下。

        “我妈说你会找来,还真是找来了。说吧,你想干嘛?”

        “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哪知道你妈呀,我来干嘛与你何干,我想我没必要告诉你吧?”

        “放肆!”她怒了,拍了一下桌面,发出啪的一声。

        看来,她猜到了。

        这个女孩有可能是她父亲的女儿。

        心里莫名对这个十几年未谋面的爸爸冷了一分,他竟然又有了女儿,看这年纪,与她相仿呀!

        心莫名揪着疼了起来,她突然有种为她妈妈感到不值。

        “你是南宫瑾的女儿?”

        “看来不傻吗?别以为你救爸爸有功,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救爸爸有功?什么意思!她不懂。

        “知道就好。”

        蓝雅儿淡漠地开口,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

        她要弄清楚她口中说的救爸爸有功是什么意思。

        “你别太嚣张。虽然你暂时能回到身体里去,不过奶奶说了,再过两天月圆之夜,她再次开坛做法,定会再将你的灵魂拘禁起来,让你无处可横!”

        “还想把我的灵魂拘禁起来,你们好狠的心!”

        “狠?不是你自愿的吗?你不是说只要能救回爸爸的性命让你做什么都愿意吗?”

        “爸爸,他活过来了吗?”

        蓝雅儿的话终于露出了破绽。

        “你不是蓝雅儿!你到底是谁?怎么长得跟她一模一样!”

        忽然,她起身躲在了保镖身后,瞪大双眼问她,“你是那个占据蓝雅儿身体的灵魂?”

        原来,她连这个也知道。

        “捉住她!把她交给奶奶处置。”

        话音刚落。

        两名壮硕的保镖便对蓝雅儿实施追捕。

        奈何蓝雅儿也不是吃素的,知道在体能上吃了大亏,她选择戏弄两人,直到两人筋疲力尽,才来个绝杀,两名保镖就这样被打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眼看着保镖被打倒,女孩转身撒腿就跑。

        却被眼疾手快的蓝雅儿一把揪住了马尾,一把捉住。

        “放开我!”

        女孩一边嘶吼着,一边挣扎,但她在蓝雅儿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一个手刀下去,她当即晕倒在地。

        换了衣服赶来的梵小希见状,忙上前关心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

        “这些是什么人?惹到你了?”

        “别问了,帮我处理一下。”

        “好!”

        仗义的梵小希二话不说,帮忙处理了现场,将两名保镖塞入了女厕,又帮忙将那女孩扶回房间。

        “她怎么看起来跟你莫名有点像呀?”

        “不是有点像,她可能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啊?”这瓜有点大呀。

        梵小希摸了摸鼻子,见蓝雅儿并无异样情绪,才问,“那你捉她是为什么?”

        “我不捉她,她要把我给捉回去呢,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那肯定是捉她呀!”

        英雄所见略同。

        蓝雅儿点头。

        “你先帮我看着她,我去打个电话给卫先生。”

        “好。”

        过了一会儿。

        蓝雅儿回来,又问道,“你有没有一种蛊可以让人有问必答呀?”

        “你以为蛊虫真跟电影里演的一样呀?”

        “那不然呢?”

        “不过,我倒还真是有这种蛊,不过不太稳定,有后遗症的,师傅不让我试。”

        “什么后遗症?”

        虽然卑鄙,但她真的很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是,她醒来后可能会把第一眼见到的人当成爱人。”

        “这个好办呀,我们戴上口罩不就行了?”

        “咦?这个办法好呀!我怎么没想到呀!”

        说着说着便开始行动了。

        盅虫一下肚,不过十几秒,女孩便醒来。

        “我在哪?你们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