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 - 都市小说 - 惊!偏执前夫他也重生了在线阅读 - 第95章 看来老大猜中了

第95章 看来老大猜中了

        似乎与他猜想的八九不离十,并没有太多的惊喜。

        “南宫家现在是南宫夫人当家,即是南宫玉的母亲。”

        这也印证了南宫瑾自杀入院的消息。

        “我知道你想去看他,但我不赞同,如果事实真是这样,可能还有一种变故,我不得不防。”

        “是什么?”

        “这一切或许是个陷阱,只为领你来。”

        蓝雅儿摇了摇头,“卫先生,您的意思是说我爸爸一直知道延续生命的办法就是用我的灵魂献祭?”

        他不想打破她心中美好的期望,但以他所调查了出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皆有可能。

        虽然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猜测,但蓝雅儿心中不免对“她”心生怜惜。

        前世,她到死都没发生过这种事,为何今生会是这样。

        难道一切只因为她的违规存在而发生了蝴蝶效应了。

        说起来,罪魁祸首应该就是自己。

        “别胡思乱想,不是你的错。”

        卫衡将她搂到怀里,轻轻地顺着她纤薄的后背,知道她在想什么,莫名心疼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我的不应该存在,才会引起蝴蝶效应。”

        他说的没错,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毕竟他是从一出生便带着前世的记忆而来的。

        “不是你的错。”

        蓝雅儿怎么可以忍受心爱之人为自己承担一切责任呢。

        尽管卫衡说的是事实。

        想一想他身上逆天的本事。哪一件是天道所容的?

        南宫玉失踪,南宫家却并没有因此乱成一团。

        “多派几个人去找,这孩子调皮,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跟朋友去鬼混了。”

        满脸褶子的老太太拐着金色龙头的拄杖,步履蹒跚地从高位上走下来。

        底下是几个穿着黑衣西装的忠心下属。

        “老夫人,卫衡与蓝雅儿已经到达岛内。”

        “入瓮就好。好好放长线吊大鱼,来了都别想逃。”

        “是。”

        第一医院里。

        加护病房里。

        南宫瑾似一具毫无生息的尸体一样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若不是监视器显示还有微弱的脉动频率,还真以为死了。

        叶世美推门走了进来,怒气冲冲地走到病床前,狠狠地甩了南宫瑾一个耳光。

        “南宫瑾,这一巴掌是你应受的,还不快给我醒来!”

        看着迅速红肿起来的半边脸,叶世美又伤心地趴在床前,哭了起来。

        “阿瑾,我不是有意要打你,可是你怎么狠心抛下我们母女俩自杀呀!”

        “都是那该死的狐狸精,怪那狐狸精生下的女儿!等这次捉到了一定将她千刀万剐。”

        听到这里,南宫瑾毫无波动的心率不可迹象地飙升,可惜叶世美只顾着趴在床边哭泣,并没有注意到。

        他醒不来,但他听得到。

        她们竟还想着再来一次,枉顾了自己当年签下的血誓。

        难道她们不知道,违反血誓的结果如同违反族规,这样救了他又有何意义,最终还是要了他们父女俩的命。

        他这次便直接了当结束自己的性命,只为了救雅儿。

        可是,这傻丫头怎么不听劝又来寻他了!

        他是既担心又无能为力。

        很快便又心力憔悴晕死过去。

        “夫人。”

        门外保镖突然敲门。

        “什么事?”

        “小姐身边的两名保镖失联了。”

        “怎么回事?”

        叶世美着急地走了出来。

        抢过保镖的电话便给南宫玉打电话。

        结果一阵忙音。

        “查一下定位呀。”

        “在南宫酒店。”

        “马上带人过去,一定要将小姐找回来。谁将她绑架的也一并绑回来。”

        “是。”

        她的女儿一向眼高于顶,嚣张跋扈,但最怕的是她这个母亲,所以,她决不可能会偷偷跑去跟人家鬼混。

        所以,一定是被人绑架了。

        不说,还真准。

        南宫玉看着眼前大眼瞪小眼的一男一女。

        眼神充满警惕。

        她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俊美如天神又冷漠强大如撒旦的男人。

        长这么大,她从没见过如此完美的男人,就算是号称东洲岛最好看的男人她的父亲南宫瑾也仅是那个男人的百分之一。

        可是这个男人却是蓝雅儿的爱人,看他看向蓝雅儿的眼神便知道了。

        她怎么配有如此完美强大的男人,她回去后一定要让奶奶将蓝雅儿的灵魂禁锢,甚至连身体也毁灭掉。

        “想什么呢?”

        梵小希被南宫玉嘴角那一抹恶毒的笑给吃了一惊。

        心想,这么丁点年纪便一肚子坏水,长大了还了得?

        “我想什么关你屁事。”

        “唉呀,不关我的事,还想试试的虫子吗?”

        “啊,不要!拿走!快拿走!”看到梵小希吓唬她时还真拿出蛊虫吓她,锥心的疼她刚才已经承受过一次了,打死她也不想再来一次。

        “怕了吧?敢不老实就让你再尝尝我的宝贝的厉害。”

        “好了,等下把她吓尿了。你去打扫?”

        “哦。”

        听到夜熵嫌弃地瞪了南宫玉一眼,梵小希心情没这么好过过。

        迫于梵小希的威迫,南宫玉只能闭上嘴。

        可她心里清楚,她妈妈一定已经派人出来找她了。

        很快,她便能将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踩在脚底下磨擦。

        结果,这一等,直接从白天等到天黑。

        愣是没等到救她的人。

        南宫玉已经饿了半天,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只是下不来面子求吃食。

        “唉呀,明明饿得肚子呱呱叫还不肯开口求一下,说不定姐姐我愿意施舍一点给你。”

        “谁要你的施舍!”

        南宫玉还真有点骨气,但不多。

        过了二十分钟后,她弱弱地开口,“姐姐,我实在饿得快不行了,快给我点吃的吧。”

        坐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梵小希笑得挺大声的,“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好吧,给你点。”

        于是将一盒刚泡的盒面给了她。

        并没有绑住她的手脚,她只是饿得无力挪动了。

        心想着吃饱后有力气逃跑。

        却不想,那个男人就坐在门的一旁,冷眼看着她的小动作。

        似乎知道了她的念头,如鹰般锐利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吓得她吃完面后立马上装睡。

        太可怕了!

        只能期待她妈妈的人尽快找到她。

        夜里。

        夜熵出去了一趟才回来。

        “你去哪了?”

        梵小希揉了揉眼睛,看着时钟指向零点。

        原来她在客厅看着电影竟看着看着睡着了。

        不好,那女孩呢!

        转身一看,幸好,她还在原地。

        也已经睡着。

        见她松了一口气,夜熵果断拆台道,“你以为她很老实吗?刚跑出去被我逮回来的。”

        他说的就是事实。

        况且,外面一批人马正在四处寻找这个女孩。

        看来老大猜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