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 - 修真小说 - 裴总追妻请排队姜音裴景川师父在线阅读 - 第116章 区别对待

第116章 区别对待

        裴景川的眼眸一深。

        是,那一年他确实是乞丐。

        家族变故,父母为了保全他,变着法的将他“抛弃”

        他伪装了许久。

        但是那些苦日子也是实打实的。

        后来一度坚持不下时,都会想起自己奄奄一息,被姜音救回的瞬间。

        姜音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我说话伤到你了吗?”

        她语气愧疚,“抱歉,我觉得你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跟乞丐搭边,所以刚才我开了个玩笑。”

        裴景川的面色逐渐恢复正常。

        “没什么。”

        姜音感觉他的情绪不大对。

        所以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他们回到姜家老宅。

        已经被烧毁,封条,空置了三年的枯楼。

        所有可以燃烧的东西都变成了灰烬,只留下一栋空壳,地下张满了野草。

        裴景川来这里,主要是查一查那枚翡翠胸针的信息。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晚上不想住酒店,姜音怀旧,去姜叔家了。

        姜叔当时因为破产也被牵连,没有多少钱留给妻子。

        但是这两层楼的小房子,也修得漂漂亮亮的,打扫整理得很干净。

        姜婶为人敦厚,收拾了两间屋子给他们住。

        姜音道谢。

        这里就只有两间房是空余的,所以他们没得选。

        裴景川要跟姜音睡在一起。

        顾宴舟第一个不同意。

        “我总不能跟唐芮睡一起吧,裴景川,我们俩睡,让她们女生睡一间。”

        姜音也说,“对,这样才合理。”

        裴景川看了她一眼。

        “那就只住这一天,明天开始,去酒店睡。”

        姜音脸红。

        虽说他们的关系,四个人都清楚了。

        但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宣布过。

        而且也不是谈恋爱,还是不清不楚的底下情人。

        总归是不好意思。

        夜里,裴景川躺在床上,思忖着那枚胸针。

        顾宴舟终于得空,第一句话就是,“你跟白昕昕还有来往吗?”

        裴景川不耐,“没有。”

        “你要是真想小音开心,就跟白家只做生意,别纠缠感情,她现在最恨白家人。”

        裴景川的视线猛然一转。

        落在顾宴舟的脸上。

        顾宴舟被看得一顿,“怎么了?”

        他的眸光实在是渗人。

        裴景川问,“你知道什么?”

        顾宴舟心里微紧,“什么知道什么?”

        “白家跟姜音有什么仇恨?”

        顾宴舟沉默了几秒。

        姜父被陷害是秘密。

        裴景川这样的身份,姜音应该不希望他知道。

        于是,顾宴舟不卑不亢道,“这是我跟小音之间的秘密,你不必打听。”

        秘密两个字。

        让裴景川沉了脸。

        他向来占有欲就很变态。

        那场高烧退了之后,他彻查过姜音的底细。

        知道她是姜家独女,高高在上的掌中明珠,慈悲又骄傲。

        那么多年,他时常在暗中观察她。

        率先知道她很多秘密。

        可现在,顾宴舟说他们有秘密。

        是姜音说给他听的。

        很小一件事,但因为事件的特殊性,而变了味。

        也就是说,大事上,她更偏向于跟顾宴舟。

        烦闷的情绪,在胸口不断的发酵。

        他总不能对顾宴舟下手。

        于是裴景川翻身下床,“你睡吧,我出去走走。”

        顾宴舟不解,“你在生气吗?”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这屋子不隔音。

        门也不是那么好,门关上声音很大,吵醒了其他人。

        姜音正趴在窗台上赏月呢,闻声回头,“好像是隔壁,谁出去了?”

        唐芮垂头看案件,漫不经心道,“还能是谁,裴景川呗,顾宴舟那胆小鬼,哪里敢在裴景川的面前把门关得这么响。”

        姜音觉得,那关门声好像在发泄。

        裴景川在生什么气啊。

        明明来的时候还好好的。

        她想了一会没想通,转头继续看月亮。

        然后就看到了,月色下的裴景川。

        他果真出去了。

        姜音看着他独自走过一条小路,然后就消失了。

        她关上窗,“唐律师,裴景川半夜一个人出门了。”

        唐芮啊了一声,不以为意道,“很正常,他经常半夜出门。”

        姜音不太放心。

        她拿出手机给裴景川发消息,倒是他的先发了过来。

        “睡不着出去走会,不用担心。”

        姜音心里怪怪的,把打好的字删掉了。

        裴景川看着正在输入那行字消失。

        把手机关了,反扣在桌子上。

        他随便找了一家附近的静吧。

        这一片受当年火灾的影响不小,人流量不多。

        裴景川心里有火,喝了冰水也消不下去。

        这里的老板,是个三十岁的红发女郎。

        她生得好看又丰满,见裴景川身份尊贵,主动过去搭讪。

        “一直在新闻上看到的主人公,今天竟然看到本人了,mygod,长得可真好。”

        女老板坐下时,非常自来熟的用腿蹭他。

        黑丝高跟鞋,男人主动投降的秘密武器。

        但是裴景川眼也没眨一下,瞧着杯子里的酒。

        “有事?”

        女老板知道他没兴趣,但是也没放弃。

        她撑着下巴问,“这样的破地方,裴总怎么亲自来了,是来办事的?”

        裴景川面无表情,“看一位故人。”

        “不会是姜家的人吧?”女老板笑了,“你跟姜家是亲戚?”

        裴景川正好套套话。

        “你好像很熟悉他家。”

        “你算是问对人了,姜家以前很得势的时候,我跟他家关系还不错的,只是命浅,不适合在这里扎根。”

        “那场火是怎么烧起来的。”裴景川重新倒了一杯酒,放在女老板面前。

        女老板趁机吃他豆腐。

        裴景川立即擦干净,很不给面子。

        女老板悻悻然,但是也愿意继续说,“破产后就失火了,姜家人死的死,跑的跑。当时那管家还活着,可惜因为他跟姜家不亲,所以后面也没怎么妥善处理,病死了。”

        “不亲?”裴景川眯了眯眼,“他姓姜,还不算亲?”

        “哎哟我的宝啊,姜家以前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到底姓不姓姜谁知道啦,里面干活的,大部分都姓姜,可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啦。”

        裴景川第一次知道这样的消息。

        姜家以前是从外地搬来的?

        “那姜家的女儿姜音呢,是在本地生的么?”

        女老板,“我第一次见到姜音的时候,她都快五岁了,因为给她办了一场特别大的生日宴会,姜家才被人皆知。”

        裴景川沉吟。

        女老板暗送秋波,靠在了他的怀里。

        “裴总,这里说话好无聊,你要是想知道更多的话,我们去楼上包间聊一聊?”

        裴景川正要推开她。

        突然余光一瞥。

        在门口看到个熟悉的影子。

        定睛一看,竟然是姜音。

        裴景川仿佛被触发了开关,一脚将女老板的椅子给踹翻了。

        不顾老板的痛呼,他起身追了出去。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