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 - 网游小说 - 画罪师在线阅读 - 第419章 :崔红柳的嫌疑

第419章 :崔红柳的嫌疑

        “崔红柳?”白默难以置信地叫道,“她说谎了?”

        崔红柳说她和关文雪最后一次去花卉市场是清明节的时候,可之后的一周她和关文雪也去了花卉市场,从监控上看,崔红柳似乎在跟踪关文雪。

        “查查接下来每周的周末。”陆婉说。

        孙小开按照陆婉的要求继续调查监控,这才发现关文雪每周去花卉市场的时候崔红柳都会跟踪她。

        “卧槽!”白默打了个冷噤,他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白默忽然想起陆婉在车上的分析,惊讶地看向陆婉,“她······”

        陆婉依旧十分镇定,她说:“查一下崔红柳的住处,看看有没有监控,我要知道案发当天崔红柳在哪儿。”

        崔红柳所在的小区是一个高档小区,小区内监控无死角覆盖,而且小区每个出口附近都有道路监控。

        调查异常的顺利,孙小开很快就找到了崔红柳的身影,在关文雪失踪当天,崔红柳凌晨三点就离开了小区,使用的交通工具也是一辆山地车。

        “她知道关文雪要去画日出!”白默痛苦地摇着头,“为什么会是她呢?”

        按照陆婉的推测,崔红柳是同性恋,她喜欢关文雪,而关文雪却喜欢上了田旭,因爱生恨,这是一个很常见的杀人动机。

        虽然白默对崔红柳的感官不好,可他最擅长的就是寻找凶手,有时候一个对视就能让他确定对方是凶手。

        然而崔红柳从未给过白默那种感觉,他无法相信崔红柳会是一个杀人凶手。

        “崔红柳这个女孩儿应该很好突破,直接叫过来审讯吧!”陆婉说。

        陆婉看了眼窗外,夜幕已经降临,她忽然有些犹豫。

        白默的表情反馈告诉陆婉他不相信崔红柳是凶手,如果陆婉这个时候传唤崔红柳,这会对崔红柳的名声造成损害。

        “杨鹏宇先过去盯着崔红柳,防止她逃逸,等明天白天我再联系她过来。”

        最终,陆婉选择相信白默,因为白默在鉴别凶手方面好像从未错过。

        一整天的调查让警队的众人累得够呛,大家已经安逸了好几个月,很久没有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了。

        曾浩等人陆续离开,白默拿起关文雪的遗物回到了隔壁画室。

        早上发现尸体后白默一直有线索要调查,他到现在都没有仔细研究过关文雪的画。

        对于白默来说,画是一个人心理活动的表达,只要关文雪在认真画画,他一定能从画中的细节找到一些线索。

        足足十几张日出画,全都是在模仿田旭的那幅日出画,最可笑的是田旭是在模仿白默。

        白默从关文雪的其他画作中感受到了她对画画的热爱。

        单从这些画中判断,白默认为关文雪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儿,她只爱画画,她爱上田旭应该就是因为那幅日出画。

        “傻姑娘!”白默叹息道,“那幅画是我画的啊!你这样让我很有负罪感,让我觉得是我害了你。”

        关文雪在画每一幅日出画时都很认真,白默能看到她每一次失败的地方,可即便失败了,她仍旧将画完成。

        这样一个女孩儿,白默不能让她枉死!

        时间缓缓流逝,画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白默抬头看了一眼,陆婉正站在门口。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办公室太过闷热,陆婉脱掉了衬衫,只剩下一件让她身材尽显的白色背心。

        陆婉抱着一个全家桶来到白默面前,柔声问:“饿了吧?”

        白默咧嘴一笑,伸手从全家桶里拿出一个汉堡包,咬了一口后问道:“不用回去陪静静吗?”

        “她在爷爷奶奶家。”陆婉坐在白默对面,看了眼桌上铺满的日出画,“有发现吗?”

        白默吞掉嘴里的汉堡,点了点头:“关文雪是一个很纯粹的女孩儿,她的脑子里只有画画,她喜欢田旭只是因为我的那幅日出画,她对崔红柳应该没有任何友情之外的感情。”

        “那因爱生恨的可能性就更高了啊!”陆婉无奈地说道。

        白默没有反驳,低头咬了一大口汉堡,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立场。

        陆婉被白默的样子逗笑了,她又说:“其实田旭也有杀人动机,他不想被关文雪骚扰,担心关文雪影响他骗女人的勾当,于是告诉关文雪画日出的地方,将她骗到那里杀了她。

        我研究了喜来大酒店的布局,田旭完全可以避开监控离开酒店,作案之后原路返回,所以他仍旧有嫌疑。”

        这套说辞只是陆婉对白默的安慰,白默在画室里研究关文雪的画,陆婉在隔壁也没有闲着。

        关文雪只是一个高中生,社会关系简单,调查这类案子最重要的就是杀人动机,谁的杀人动机足够充分,谁就最可能是凶手。

        陆婉试着以田旭是凶手为基点进行推理,刚才的说辞就是她推理出来的,可这里面最大的漏洞就是田旭的杀人动机,田旭是一个骗子,他能让关文雪不骚扰他的方式太多了。

        关文雪是一个单纯且矜持的女孩儿,她只是在他身边出现,根本没有影响过他。

        相比之下,崔红柳的杀人动机就很充分,这是经验之谈,刑事案件中情杀的案例比比皆是。

        陆婉很想告诉白默,并不是所有的凶手都能被他看穿,可她实在不忍心打破白默的自信心。

        更何况案子还没有尘埃落定,万一白默这次又对了呢?

        陆婉从思绪中回到现实,她发现白默没再继续吃汉堡,而是双手捧着汉堡张大嘴巴看着陆婉。

        “怎么了?”陆婉小声问道,这种情况她很熟悉,白默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白默抽了口凉气,皱起眉头缓缓说道:“你刚才说田旭告诉了关文雪画日出的地方?”

        “嗯!”陆婉不解地点了点头。

        白默咂了咂嘴,“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田旭只是在模仿我的画,他不是画家,不懂得选景,能选到那片石滩的一定是有阅历的画家。

        关文雪的电脑和手机浏览记录中根本没有寻找那片石滩的记录,她是怎么知道那片石滩在哪儿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