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 - 修真小说 - 裴总追妻请排队姜音裴景川师父在线阅读 - 第268章 要为我吃醋

第268章 要为我吃醋

        警察到来的时候,女孩跟姜音他们进屋了。

        他们过来采集信息。

        “叫什么名字?”

        “月月。”女孩啜泣着,紧张地揪着裙角,“苏月月。”

        “家住哪里,记得家里的电话吗?”

        ……

        信息采集好了之后,警察开始联系她的家人。

        苏月月都挺配合的。

        姜音在旁边偶尔听一嘴,知道她来这边旅游是为了庆祝大学毕业,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所以很慌。

        她看了苏月月一眼。

        正巧,苏月月扭过头,在看裴景川。

        她不止看一眼,而是一直盯着,那双有着一半日本血脉的脸,充满了痴嗔。

        姜音挑眉。

        露出一个笑。

        很显然,裴景川也知道这位月月妹妹喜欢她。

        所以非常遵守男德,坐得远远的,跟警察说,“我们不希望被打扰,在她的父母来之前,就让她在警局待着。”

        苏月月不肯,但是又不敢跟裴景川直接说。

        于是找姜音帮忙。

        “姐姐,就让我在这吧,我好怕。”

        姜音眼里闪过一丝暗光,笑着安抚她,“好。”

        裴景川拧眉,“音音。”

        姜音竖起一根手指头。

        “你先忙你的。”

        苏月月低下头,奸计得逞。

        ……

        很快,夜幕降临。

        姜音趴在床上处理文件,听见浴室门开了,她看过去。

        就见苏月月裹着粉色的浴巾,上下都很短,什么都遮不住。

        她勾唇,“月月,你多大了?”

        苏月月的头发滴滴答答滴水,她小心的擦拭着。

        一举一动,带着浴巾跑,很是勾人。

        “我二十三啦。”

        说话间,她看向阳台办公的裴景川。

        很是娇羞。

        姜音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来,到这儿来。”

        苏月月,“不好吧,那是你跟先生的床,我等会在地上睡就好了。”

        姜音惊讶,“什么我先生?”

        苏月月也是一愣,“他……裴先生不是你的老公吗?”

        “你怎么会这样想呀。”姜音皮笑肉不笑,甜蜜蜜地问。

        苏月月没设防,下意识道,“在飞机上,他说你是他的太太呀。”

        姜音微讶,“你们认识呀?”

        苏月月,“……”

        草,大意了。

        姜音看她慌张尴尬的样子,玩弄的心思越发恶劣,“没有啦,他是我异父异母的哥哥,我们背着家里一块出来玩,你不要讲出去哦。”

        裴景川听到这话,抬头沉沉看她一眼。

        充满了警告。

        姜音撑着下巴笑,“晚上你跟我睡吧,让哥哥睡地上,好不好?”

        苏月月表情僵硬,“好。”

        裴景川啪的一下合上电脑,站起身走过来。

        直接把姜音拎起来,走向阳台。

        “哥哥你干嘛!”

        “干你。”

        苏月月愣愣的,看见裴景川把阳台玻璃门一关,把姜音摁在门上。

        直接拉开双腿,挂在自己腰上。

        然后用力地吻她。

        姜音知道苏月月在看,下意识挣扎。

        裴景川掐住她的下巴,哑声道,“跑什么,不是喜欢玩么?”

        “哥哥好好让你爽爽。”

        引火烧身到自己身上,姜音面红耳赤。

        裴景川这死变态,果真当着苏月月的面,就开始了。

        为了撩拨姜音的羞耻心,他抱着人翻了个面。

        姜音直接面对苏月月。

        她迷离的表情收不住,也藏不了。

        把苏月月吓得,连滚带爬跑了。

        没了碍事的,裴景川的正餐才刚刚开始。

        他带着气性,力气也格外的狠,“明知道她对我有意思,你还留她在这里睡觉,是对情敌无所谓,还是无条件相信我?”

        姜音知错了,只顾求饶。

        裴景川也不舍得真对她太重,一次之后,将她抱在床上。

        “以后不准这样。”一边说,他一边拆了一只套,“要为我吃醋,知道么?”

        姜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你,怎么想起来用这个了。”

        裴景川动作熟稔地戴上。

        咬牙道,“你太会吃了,我不戴受不住。”

        姜音捂着脸,轻声哭泣。

        ……

        姜音睡下后,裴景川才看手机未读消息。

        【裴总,最新消息,董燕青病重,时日不多了。】

        裴景川眯了眯眼。

        这消息不保真,裴景川没立即信。

        等蜜月结束,他得亲自去验证验证。

        ……

        在这边玩了半个月,姜音就因为水土不服,提前回程。

        裴景川心里有事,不想拖,把姜音放在老宅,托付给温向慈,动身去松市。

        “想不想吃那边的特产,回来我给你带?”

        在机场离别,裴景川依依不舍地摩擦着她脖颈,那里的肌肤细腻如水波,实在是爱不释手。

        姜音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要,只想你早点回来。”

        “很快,两天后回。”

        姜音想了想,又改变主意,“多耽误几天也没事,你把妈想要的东西带回来,以后就跟董老头彻底断关系,再也不见了。”

        裴景川轻笑。

        “好。”

        “你注意安全。”

        “好。”

        ……

        姜音回到车内,宽敞的空间让她有点落寞。

        往日裴景川都会在侧。

        抱着她亲亲摸摸,总是不肯闲一会。

        以前她嫌他烦,现在人走了,心里怪不是滋味。

        姜音望向窗外,正好看见广告屏上的日期。

        这个日期有点眼熟,姜音下意识道,“今天是董蔷薇的生日。”

        叶杨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太太,节哀顺变。”

        意识到什么,姜音心里莫名一紧,转头看向机场。

        裴景川选在今天去松市,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

        裴景川落地松市,手下的消息就立即递上来。

        董燕青在哪家医院,住哪间房,身边有什么人。

        全都透明。

        推开病房门,裴景川把蛋糕随手放在一旁,“董老,又见面了。”

        董燕青戴着呼吸机,神色恍然。

        裴景川站在床沿看他,“落魄成这样了,身边连个保镖都没有。”

        董燕青释然笑笑。

        “无所谓了,我横竖活不过今年,什么时候死都一样。”

        裴景川坐下。

        拿出打火机,把蛋糕上的蜡烛点燃。

        “这个蛋糕是我替音音买给她的,她对音音好,我没忘。”裴景川淡淡道,“她那么爱你,要是这根蜡烛烧完之后她能马上见到你,那就好了。”

        董燕青听出他的话外之意,问道,“温向慈想要的原材料,研究出来了吗?”

        “你死了,就什么都是我的了。”裴景川无情一笑。

        “但我的实验室,只有我本人才能打开。”董燕青道,“不过你也可以先杀了我,你的母亲温向慈,倒是很会解密码,我想那对她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裴景川眼眸一深。

        阴谋的气息,在空气中笼聚成团。

        他微微弯腰,直视董燕青的眼睛。

        “董老,你知道你脸上这个呼吸机,是做什么用的吗?”

        董燕青眼神浑浊,“你觉得呢?”

        “因为你重病,器官衰竭需要氧气协助你呼吸。”他垂眸,挪开脚,“但是我刚才一直踩着这根管子,你好像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眼底浮出一层杀意,枪口抵住他的眉心,“装病好玩么。”

        (这本书里任何一个角色,都是裴总和音音play的一环。)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